招工老板的电话一直没人接

2020-06-16 03:51

网友撒旦de天堂说:可怜的孩子,正值青春年少却匆匆离我们而去。作为你曾经的老师,听到你的噩耗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愿你的父母家人安好!

舍友吴阳林说:“从大一开始,魏玉川总是第一个起床,叫醒每一位同学;不管是不是他值日,他总会主动去打扫寝室卫生。”

10月7日清早,记者走进兰州理工大学西校区南村a座121室,这是小魏的宿舍。进门左手,第一张高低床的上铺,格子被单上放着魏玉川的几件衣服,这里是除121室的舍友外,任何来访者的“禁区”。任谁来,都不可以动,因为这张床是“萌哥”的。

12时40分,魏玉川站在岸边等待王进才、薛守康、李所先,他们在不远处找石头,而吴阳林正在岸边看刚拍的照片。就在此时,所有人都听到“扑通”一声,魏玉川跳进了河里……

魏玉川和落水女孩被黄河水冲走后,女孩的父亲郑志林拨打了110,王进才先后拨打了119和120。水上派出所、兰州消防和120急救车都先后到达现场搜救。兰州理工大学领导也迅速来到现场协调营救工作,并通知了魏玉川的家长。

每天都渴望听到“萌哥”的消息,又害怕听到关于“萌哥”找到的消息

没人会想到,前一天的晚上,他们还在宿舍讨论打工赚钱的事,第二天“萌哥”却因救人被河水冲走。四位目击者,同时又是好朋友的王进才、薛守康、吴阳林、李所先向记者讲述了当日的情况。10月1日清早,他们五人一起前往安宁培黎广场,“前一天,我们联系了一个搬运工的活,一天可以赚100块。”王进才说,原本想着趁假期打工赚点零花钱,可是没想到却被传单上的人忽悠了,他们在广场上等了3个多小时,“招工老板的电话一直没人接,我们就打算先吃个饭逛一逛……”

“我看见他左手夹着一个女孩,右手使劲地往我们这边划,不知道是遇到了漩涡还是什么,一下沉入河里,一下浮出水面。当我再一次看见他浮上水面的时候,他的眼镜已经不见了。”薛守康说,他竭尽全力嘶喊着有没有人会游泳,快救人……

中午12时左右,五个人简单地吃了一碗臊子面后,步行来到七里河黄河大桥以西约100米处的河边,站在碎石块上拍照、斗嘴、打水漂。

10月7日晚8时,兰州理工大学西校区北村红柳广场,校领导、学生处、校团委、保卫处、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等各部门的老师及学生为魏玉川同学举行祈福会,现场播放了魏玉川生前的点滴片段,400多名师生点燃蜡烛为魏玉川祈福。当天是魏玉川为搭救小女孩落水失踪的第七天。10月1日中午,兰州理工大学能动学院2013级机械电子工程2班学生魏玉川,在七里河黄河大桥以西约100米处的河边看到一小女孩落水,随后他跳进湍急的黄河中进行搭救,但不幸与落水女孩一起被湍急的河水卷走。连日来,水上派出所、兰州理工大学、两位孩子的家属一直在沿河找寻。10月7日晚,魏玉川同学的遗体在皋兰县什川镇回水湾被找到。

“他是个十分豪爽、仗义、热心的人,做事非常果断。”郑志林说。虽然之前他与魏玉川并不相识,但是魏玉川毫不犹豫、见义勇为的精神却深深震撼了他。郑志林说:10月1日中午,他带着孩子在黄河边游玩。大女儿失足落水,魏玉川发现后第一时间跳入水中施救,但因水流湍急,魏玉川和他的女儿最终被水流无情地卷走。记者彭维国瞿学忠

“他是一个成熟稳重又不失活力的学生,总是给人一种积极向上、充满干劲的感觉。”魏玉川的辅导员包尚龙老师这样评价他。“魏玉川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沉稳,不爱出风头,但是时间长了就会发现他是个非常开朗阳光的孩子,他酷爱运动,有‘兄长’风范,很容易就能成为周围同学的核心。”

“作为孩子的父亲,此时此刻我无比焦急、无比悲伤、无比心痛。正因为如此,我更能体会到魏同学家人和亲朋的感受。是魏同学伸出了援助之手,给了我们帮助和安慰。无奈流水无情,带走了我可爱的孩子,也带走了勇敢的魏同学。”落水少女的家属在给魏玉川家长及兰州理工大学写来的感谢信中如是说。

一直以来,魏玉川都把参与汶川大地震救援而荣立二等功的表叔作为偶像。叔叔说:“刚听到魏玉川被水卷走的消息时我很悲痛很震惊,但一点也不意外,我相信遇到有人落水时,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

微博博友姓章姓蒋姓欧阳:就让你灵魂融入与你一样宽广的大海吧!

“当时声音很杂,就看见魏玉川已经跳进黄河,还看见他左手夹着一个女孩的头,右手使劲在划水……”王进才吓懵了。一瞬间,河滩上炸开了锅,四周全都是呼救声。

魏玉川是古浪人。“龙龙(魏玉川的乳名)从小就特别懂事听话!”魏玉川的舅舅说,上中学的时候,魏玉川放学回家后就帮父母干农活,学习也特别认真刻苦,一直以来都是家人的骄傲。

弟弟魏会川说,“除了学习好外,我一直觉得哥哥很有责任心,是个男子汉。他是周围同学、朋友的榜样。哥哥还经常帮助邻居老大爷干一些搬蜂窝煤等的体力活,因为老人的子女都在城里打工不在身边。”

吴阳林放下手机,起身冲向河边。他说,他看到魏玉川的头,看见一件粉红色的外衣,由于水流湍急,他们不敢轻易下水。仅仅几秒钟,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魏玉川的水漂打得最好,我和李所先都不是甘肃人,不会打。”薛守康说,魏玉川当时让他们去找扁平石头,说要教他们打水漂。

在121宿舍里,大家都叫魏玉川“萌哥”。在他消失的七天中,五位舍友全体失眠,四位目击事件过程的同学,每天都在承受痛苦。他们每天都渴望听到“萌哥”的消息,又害怕听到关于“萌哥”找到的消息,因为谁也不知是奇迹还是悲剧……

“乐观、宽容、豁达、善良。”这是同学对魏玉川最简单的描述。班长马世昌说,魏玉川性格豪爽,为人忠厚又仗义,乐于助人且有求必应,有时候宁愿委屈自己也要帮助别人!大一刚入校,班级评定国家助学金时,由于名额有限,魏玉川同学主动找到班长,说愿意放弃申请机会,把名额让给其他更有需要的同学。其实,魏玉川家里也十分拮据。每次班里举行活动时,他都积极响应,用他那憨憨的笑声带动班里每一位同学,所以大家都叫他“萌哥”。

7天来,薛守康跟随搜救队在黄河沿岸找寻,可是一无所获,“魏玉川事发当日穿蓝色外衣,白色帆布鞋。要是当天‘萌哥’喊一声我们,我们肯定绑着衣服一起救小女孩,他就不会被水冲走了。”薛守康是与魏玉川脚对脚的好哥们,一年来,他们一起打篮球,一起吃饭,一起上课,有时候就连上厕所都搭伙。

当时旁边有人喊“快去找快艇”,于是薛守康跟着王进才冲进草丛,找到停放快艇的地方。当他们奋力敲打值班室的大门大喊“救人”时,却无人回应,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好朋友被河水冲远。薛守康吓到双手痉挛,事后被送去学校医务室。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