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内的金额打五折回购

2021-02-13 03:43

中纪委日前要求,纪检监察干部必须在6月20日前自行清退所收受各种名目的会员卡,做到“零持有、零报告”。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认为,接下来中央可能会在整个公务员系统都会提出这一要求。

23日,记者就“清退令”的执行情况采访了东莞市纪委有关负责人,被告知“具体情况尚未掌握,麻烦再等一下”。

“清退令操作起来很难。”方先生说,去上述两类会所和餐厅消费的人要么是熟客,要么就是熟客带过去的,“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办理会员卡,他们的那张脸就是会员卡!”

据东莞一知名高尔夫球会的内部人士刘某透露,“东莞玩高尔夫球的公职人员挺多的,周末你去东城、长安、清溪几个球会转转,都能遇到一些熟面孔。有些是自己过来玩,也有些是被做生意的人请过来消费的。”他随后还给记者提供了一份球会会籍价目表,“特许钻石会籍208万元、绿宝石会籍49.8万元、红宝石会籍33.8万元”,“之前我们这里还有118万元的钻石会籍、73万元的金卡会籍,现在已经停售的。会籍销售最好的是绿宝石会籍和红宝石会籍,很多人买来送人。”

记者随后登陆东莞赶集网看到,正如回收商所说的,网上流通的也是超市的购物卡和健身馆、美容院的会员卡。

羊城晚报记者经过连日调查发现,东莞的一些豪华会所、高尔夫球会在办理会员卡时并非实名制,公职人员无须提供真实的个人信息,要么可借用子女等直系亲属的身份证,要么可以借用公司名义办理公司会籍,而一些隐秘的高档餐厅甚至“以脸代卡”,只接待熟客。

在东莞,不少公务员也很热衷高尔夫球,以致东莞市市长袁宝成曾在市政府会议上批评说:“上班时间打高尔夫球的人我也知道有几个。”

有会所藏身于青山,也有某部门的接待餐厅藏身市郊。在方先生的指引下,记者在东城区同沙水库附近的一个偏僻位置找到了一家做私房菜的餐厅。由主干道开车进去需要近十分钟,除了一个类似农家乐的院子外,周边并无其他建筑。里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说,此处不对外营业,也不接受预约,属于私人场所。对此,方先生说,这里是某部门的接待餐厅,他们的私人聚会有时候也会在这里搞。

禁令当前,许多会所仍有应对闪避之术 羊城晚报记者 王俊伟摄于东莞一处高尔夫球会所

该工作人员表示,不用实名制,只要交纳足够的充值费用就可以领到会员卡。“虽然电脑里也会登记会员的姓名,但你觉得不方便的话可以用朋友的名字,消费时只要带上卡就行了。要是你卡里面的钱用不完,你也可以把卡借给其他人用。我们这里现在很多熟客过来都不用出示会员卡,只要报卡号就行了。”

记者拨打了一个广告上的联系电话,对方表示平时只收百佳、沃尔玛等超市的购物卡,“对于会员卡,仅限东莞几家知名美容院、健身馆的充值型会员卡,卡内的金额打五折回购。这种会员卡不是实名制的,我们有下家接手,你说的那种高尔夫、豪华会所的卡太高端了,根本就转不出去。”

本月初,记者以办理会员卡为由找到该会所的工作人员,据其介绍,会员卡分为两种:一种是一次性缴纳12万元,办理终身制会员卡;另一种会员卡则是每年交1.5万元会费,次年再续费。“我们这里的会员卡都是实名制,办卡的时候要交身份证。”当记者表示不方便提供自己的身份信息,该工作人员称,也可以提供办卡人子女或其他直系亲属的身份证,“在办卡时再申请一张附属卡,你拿附属卡用也是一样的。”随后记者又询问是否有公务员在会所里办卡,最近有没有公务员退卡,工作人员连忙表示“我们的会员基本上都是做生意的,公职人员最多是被人带来玩一玩,自己不会办卡。”

光子嫩肤、肉毒素瘦腿、蛋白质减肥……美容院会员卡要上万元甚至数十万元。记者走访发现,无论是谁,如果要办理会员卡都无须提供真实身份。记者咨询了万江区的一家美容连锁机构,该美容院的员工称,充值型的会员卡售价10000元,可以购买店内各类服务。

记者在会籍办理须知上看到,境内人士申请需提供中国身份证、会员卡影印本一份。申请人如果为了保护自己的隐私,能否不提供这些资料呢?刘某直言,“可以操作,你来球会跟负责人见个面,然后再办理一些其他手续就行了。如果每个会籍都要出示本人身份证,那人家怎么办卡送人?要是还不放心,可以加几万块钱,以公司的名义办理公司会籍。有人查的话,就说是借其他公司的卡。”

方先生认识不少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公职人员,他说其实公务员群体常去的私人聚会场所大多具有私密性,五星级酒店那种还是显得太高调了。“我曾跟人去过谢岗镇一处位于青山绿树中的会所,如果不认识路的话,任你怎样开车都兜不到。那里外观很不起眼,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小农庄,但里面装修豪华,酒柜上还摆满名贵洋酒。”

方先生是东莞厚街镇的一家私营业主,他告诉记者说,在厚街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就有这么一家会员制高档会所,必须刷会员卡才能入内。豪华的装修、严密的安检是那家会所的特色之一,除了餐厅和酒吧外,还设有游泳池、ktv、网球场、桌球室等多项娱乐设施。他们已经有几百位会员,里面不乏东莞的政商界名人。

本月18日,记者曾就“清退令”在东莞的执行情况采访了东莞市纪委有关负责人。据其介绍,由于清退的截止时间还没到,因此尚未统计出具体数据。23日,记者再次致电该负责人,被告知“具体情况尚未掌握,麻烦再等一下。”

按照中纪委的要求,纪检监察干部要在6月20日前自行清退所收受各种名目的会员卡,做到“零持有、零报告”。那些会员卡是否会流通到市面上去呢?记者调查发现,虽然购物卡、会员卡的回收小广告在东莞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但对于不同类型的会员卡,回收商们的态度也不一样。

许多豪华会所、高尔夫球会在办理会员卡时并非实名制,公职人员无须提供个人信息

LINKS